回首頁
 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
學生創作走廊
2008-03-07
2007秋季大競寫--即席寫作第三名
〈每當我走過〉  洪偉(數學08)

  每當我走過這條巷子,我就想起,記憶中那樣動聽的鋼琴聲。
  大約十年以來,這條巷子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,他窄窄的,連結了我家和一個於我很重要的小公園,左邊,有一間很大的廢棄的幼稚園,剩下來的兩旁都是住家。
  她的家,就在倚著巷子的一間小公寓的三樓。
  那時,我們還只是十歲。她像一般人對鄰家女孩的印像那樣──綁著馬尾,眼睛很漂亮,身上總是有肥皂香香的味道。她臉上有兩個深深的酒渦,笑起來很甜,背的是紅色的四四方方的書包;身高多高我不記得了,但是大概比我矮半個頭,瘦瘦小小的。
  我們兩個是同班同學,但是很奇怪,我對她在學校的事情一點記憶也沒有,她唯一在我的回憶裡留下的痕跡,是我們每天放學都走同一段路回家。
  我們也是這樣慢慢熟絡了起來。我總喜歡天馬行空的發表一些發明,像是怎樣怎樣的時光機、飛機、火箭,還有怎樣的電動遊戲,或是出腦筋急轉彎要人家猜,或是賣弄一下我的自然科學知識。而她總是會靜靜聽我說,然後偶爾蹦出一些有趣的話,然後我們就哈哈大笑。
  小時候的話題都很單純,所以到現在幾乎都想不起來了。但是那種第一次有女孩陪伴的感覺,卻是讓我一輩子也忘不了。
  而一次偶然的對話中,我知道了她家在那裏,也知道她正在學鋼琴。
  「我今天要練鋼琴。」
  「是喔。」我說,但是其實並沒有把這句話放在心上。
  那天下午,我一如往常的和幾個巷子口的好朋友去公園打躲避球,一直到累了、太陽下山了才回家。
  拍著球,走在巷子裡的我,帶著汗水淋漓、體力殆盡的身軀回家。那天,是我第一次聽到女孩住的那間公寓裡頭傳出的鋼琴聲。我忽然想起她說今天要練鋼琴的事。
  我早就忘了她彈了什麼曲子,也不知道她到底彈得如何,只覺得,是那樣得好聽。這是在我生命中,第一次被音樂所感動。但是其實我很清楚,這樣的感動,不僅僅是來自於音樂的,而有很大一部分,是我把音樂的美,和對她的憧憬重疊在一塊了…
  隔天放學,我們仍然一起回家。
  「我覺得鋼琴聲好好聽。」我漲紅著臉對她說。
  「是喔。」她好像沒有聽出我想稱讚她的意思,好險。
  於是,之後的每個禮拜三,我都會偷偷地,經過那條小巷,偷偷聽她彈鋼琴的聲音。但是又不敢停留太久,總會在原地假裝找東西什麼的,或是故意走很慢很慢。在我心裡頭,一直藏著這樣一份感動和喜悅,但是她從來不知道。
  因為後來女孩轉學了。
  這是一個長假過後,老師對班上宣布的。印象中沒有人有特別感到哀傷或是不捨,小時候對朋友的情誼,好像比較能接受像這樣的分別。
  而我的惆悵,也只是來自發現今後放學時,我得自己一個人回家。
  我也慢慢的忘了這條曾傳出鋼琴聲的巷子。直到五年後的某一天,我居然意想不到的再次見到她。
  那時我正在打籃球,一位好朋友過來對我說:「喂,這是你小時候的好朋友唷。」指一指後面那位女生。我看她,一樣綁著馬尾,但是開始戴了牙套;而小時候給我的那樣的氣質,好像也因為長成了少女,而有了一些細微的改變。「是喔。」我對她說:「嗨!好久不見。」說完就繼續轉身打籃球。
  那天,我們沒有再有其他的交談。
  回家時又是傍晚了,夕陽從我的右手邊映射,把我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,我沿著自己的影子看去。一回神,才發現我又回到這條巷子。
  頓時,我被一種強烈的靜默震懾了,就像是生活中某種很重要的元素活活被抽離的感覺。
  我才又想起那一首首曲子,她彈奏的,說不上彈得好不好但是很好聽的鋼琴聲;才又想起童年時,那種像是戀愛,相比起來卻又單純的感覺。那是僅僅帶有對美和對女孩的憧憬,卻沒有成年人對愛情的壓力、或是對未來的不安與害怕。
  在這熟悉的巷子裡頭,當我重新開始注視身邊的一切,才發現,這彷彿都與我無關了,我像是獨自一人沉浸在巨大的失落之中,一種孤獨感讓我的眼眶濕潤了。「我應該再好好跟她多說幾句話的。」對於今天的故作瀟灑,我感到無比的懊悔。我失去了一個重新和逝去的過往牽起連結的機會,更永遠無法再次聆聽記憶中的動人琴聲,也永遠無法想起關於更多那個女孩的往事。
  而從那天起,每當我走過,我總覺得這條巷子安靜的像是少了些什麼。
  
 
 
     水木中心二樓 (03)571-5131~31008  
     清華大學 版權所有  Copyright © 2017 NTHU All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English